高兴

画自己想画的画,做自己想做的事…

决定难决定~

生活给了太多幻想,也泼了无数冷水

一切离得那么远;一切离得那么近。

已然深秋,杂草,依旧丛生。

嘿!哥们儿!看清楚了~我可是一直正经的小龙虾。看看我这弓弓的脊背,再看看我这犀利的钳子,怎么看都不是你们口水直流的麻辣小龙虾。所以,别过来~小心钳你昂~

想说什么的时候却突然不知道该以如何的形式和内容来表达。踏上的路途依旧分出无数前方模糊的岔口,在这一步一步中如何才能不受饥饿?

有时候憋到想哭,眼泪却被理智的堵在眼圈里再不能像儿时一样决堤嚎啕。尝试了三次,最后一次满怀信心,却还是当头一棒。彼时,我已看明白,有些事放弃并不可耻,包括那些说来可笑的梦。然而,当梦再次被唤起的时候,我又一次无耻的跌进已被遗弃的网中。此时,我深知渐有锈迹的梭对我的始乱终弃怀恨在心,深知断掉的网会化成蛛丝缠绕打结。我还是毅然的抚摸着梭,想试图安抚它甚至说服它。